要不是翻了wikia,都不敢相信麻雀搞過老薩後得了"Sparrow"這個稱號居然是真的(big eyes) 不過想了想,可能5想補麻雀跟他爹姓氏不同這點…他家真正的姓氏是什麼,很可能根本就沒有這個東西,古歐洲確實是有不少非上流的家庭沒有使用祖傳姓氏的習慣,麻雀家裡可真是…就是個大賊窩有點像現代的黑道(?)反正,不是正統的上流家庭。

寒 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The Curse of the Black Pearl 黑珍珠號的詛咒篇(之一)

g3.png

寒 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bj.png

嗯,不知道為什麼大概在五個多月前吧(思)筆者不知道發了什麼瘋一時興起也想為自己的私心配對寫一篇,呃,比較特別的BL文。

本來想說自己瘋一瘋、想一想就好,可是意外的有那麼一點共鳴(欸)於是我就放膽的挖坑下去了~(歐)

寒 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艱難的涉過淺灘,跪倒在沙灘上直喘著氣,當他回頭望去,船員正好拉起了錨鍊,黑珍珠號開始隨著風往遠方漂離。

  「『我愛你』,如果這就是你想聽的?」傑克瞪著他的船駛去的背影,喘息還未平復,流淌下的水痕迷濛他的視線,「你是我第一個揀選成為我的第一夥伴的人……我成為海盜之後,當我想給她找個好大副,腦中浮現的就是你的臉龐……你才是我在船上像伴侶一樣關係的人!」珍珠號持續遠離,「該死的!你還有什麼不滿?我什麼都給你了!只因為我經歷的那些老掉牙得連老人的爛牙都不如的過往?我想跟你在一起而不是什麼任何別的人!我也相信你會跟我在一起!在我新啟航的人生中我們才是同路人,你不想跟我一起走下去嗎?」他發洩一樣用力喊到喉嚨發痛,回應他的只是珍珠號小得快看不見的黑點。

寒 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g%2FQm5POXFJbVUwblQxOVg1eEwxenQzbFI3alk3b2pCQk4zWStMbVdFRURDTzE1YzBoWGRabkZRPT0.png

《The Price of Freedom》這本前傳最近很火是麼?遲來的光榮?我記得6年前中文圈裡還乏人問津,因為乏人問津我只好自翻小段子,只不過焦點放在麻雀與Wicked Wench上。貝傑看加2就知道有JQ,但前傳那個人船情深放閃的程度蓋過了一直太過規矩的貝殼,當年也不是我最腐的時候(咦)因此那時非常迷戀那段麻雀看到Wench的一見鍾情,麻雀那時的大副還說你們的關係就像亞當與伊娃;亞瑟王與神劍神馬神馬、這艘船就是你的無價珍珠(對,後來麻雀命名「黑珍珠」的靈感來源)看,要不要這麼閃,快閃瞎了好嗎!從那之後我一直堅信加海的女主是小黑無誤。

寒 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那天,在下午近晚時,巴博薩在貨艙清點補給存量,留意艙底的積水程度。當他察覺到露天甲板上似乎非常吵雜,往艙口靠近時他聽見急促的喊聲:「不,別這樣!你們不能這麼做……」

  他登上階梯先看到威廉.特納被押著跪在一邊悲痛喊著。順著他的目光望去,他的視角正好看見有人倒在甲板上。在禿鷹般圍繞的船員遮擋下,他沒看清那人的身影,但一股預感使他迅速往那騷動中心移動。

寒 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團隊到龜島短暫停留,為他們終於又一次而來的尋寶之旅做最後的補給,讓船員盡情休養一晚。

  啟航後的第一個夜晚,巴博薩大副燃起船長室裡所有的蠟燭,海圖攤在平滑的桃花心木桌上,他自己則像舉行個儀式般的站定桌前,傑克的羅盤置於掌心。他閉上眼全意凝神,而它將指出他的心願。

寒 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勞倫斯上將疾步穿過大理石過道,皮製鞋跟輕擊堅硬地面,步步近逼,不容阻擋。守衛認出他,還在幾碼外時便替他拉開了門。

  「卡特勒.貝克特,」勞倫斯的腳步沒有絲毫停頓,逕直走到那個東印度貿易董事的桌前,「給我個解釋為什麼他們沒有攔截那些海盜?這是你的指使?」

寒 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傑克回過神來發現大漢握著刀朝他戳來。這倒楣的海盜吃驚的往旁一閃,結果連人帶椅摔到一邊。他眼見大漢調整姿勢準備再度攻擊,急得大叫:「別別!別這樣,先生。我可以讓你綑著去皇宮見一堆毛茸茸假髮的大官,嗯,軍官?」他暗自盤算只要能拖延時間他就有機會開溜,「幹什麼都行,只要你別拿我試刀,在我身上戳洞……或者,你知道阿茲特克帝國的整箱黃金麼,呃?」他靈機一動,拋出這條訊息。見大漢稍稍停滯的動作,傑克自信的神采更招搖閃爍了,「被你抓住前我正打算回到我那艘美妙的船上,叫碼頭那群惡狗集合起來,揚帆啟航。你難道沒興趣當一個美名昭彰的海盜船長的水手麼?這樣你就不用睡在這烏漆麻黑的爛泥裡了,你會坐擁你該得到的那份金子,買棟小屋、娶個迷人的小姑娘、生幾個哇哇亂叫的小娃,明白?」在建構出這幅美好景象後,傑克給他一個真誠的微笑,「真的,夥計,你這身力氣在船上工作多好,不像那些太年輕的傢伙們,風浪大時還拉不住帆索。」他苦惱的擠眉弄眼。

  大漢玩味的盯著他。確實,傑克說出的未來藍圖非常吸引人,前提是這人夠容易被哄騙的話。大漢咧出笑容。「最甜的蜜往往也伴隨最高的風險,就像你現在為什麼淪落到這地步一樣,海盜船長。」

寒 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調整望遠鏡的焦距,終於,目鏡上顯現出清晰的景物:黑色的沙灘上有一艘斜躺著的,掛著黑帆的船。

  「我們差點就錯過她了,」艾格伯特上尉說。小艇上的人手開始狐疑的往他凝望的方向張望。「上將會證明那兩枚金幣的效用。」他收起望遠鏡,瞇細的眼中隱隱燒著不甘示弱的慍火。

寒 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終於有個夜晚,他設法讓傑克跟他上樓,到屬於他們的寢室裡。

  「現在,」就在他闔上門把他自己和傑克單獨留在房內後,「接續我們那天早晨的話題,你得向我坦白,」他凝視著傑克在燭光的火焰下幽暗閃動的眼睛。「你究竟在那過往之地幹了什麼,那個該一腳踢開的鬼地方,告訴我?」他想這傢伙究竟要這樣到什麼時候,藏拽著布里斯托爾的溫存從而把他回絕在外?

寒 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當天晚上,他終於捱到有機會反應那件事。他出現在書房門口,用著「我雖然不想勞駕你,但又別無他法」的視線對窩在躺椅上的傑克使眼色。

  那傢伙狐疑的瞅了他一眼又望向醫生。

寒 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早晨他再度進門時看見傑克正凝望窗外,在晃朗穿透玻璃窗的蒼白光線下,他的身影透明得彷彿會隨日光蒸散的薄霧般。

  巴博薩沒有意識到他腳步的停滯,好似他無意間撞見了一個不容侵犯的光明之地。房裡近乎陰暗,僅有未被布幔遮擋的一角有束光絲線般虛渺罩下,彷若神祇的巧心布局般專注無瑕的灑在那青年身上。而他突兀的愣在原地,像不願成為那幅神聖靜畫的破滅者,而又貪婪的拒絕錯失這罕貴的窺探。

寒 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巴博薩在書房裡,身上衣著齊全,連臥房都還未進過,他不願再獨自一人躺在雙人大床上度過無眠夜晚。周遭靜得像全世界只有他還醒著,連屋外樹上的機敏松鼠都睡著了。

  他緩緩瞟過架上的一排書籍,刻意消磨難熬的長夜漫漫,留意到一本飾有淡金圖騰的暗紅色硬皮書。他是被書脊上奇特的《第一對開本》(First Folio)名稱吸引的,書名下方標示著應該是出版年份的1623

寒 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Dios dijo: Toma lo que quieras y paga por ello.

西班牙諺語,上帝說:「拿走你想要的,並為它付出代價。」

寒 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