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urse of the Black Pearl 黑珍珠號的詛咒篇(之一)

g3.png

寒 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bj.png

嗯,不知道為什麼大概在五個多月前吧(思)筆者不知道發了什麼瘋一時興起也想為自己的私心配對寫一篇,呃,比較特別的BL文。

本來想說自己瘋一瘋、想一想就好,可是意外的有那麼一點共鳴(欸)於是我就放膽的挖坑下去了~(歐)

寒 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傑克負氣下樓奔往門口,他沒有預想目的地,也許只是想暫時離開這裡,離開他,留些空間與時間讓自己冷靜清醒。石板地面在他腳下嘶喊作響,這時他發覺幽暗的過道裡有火光閃動,尋覓著光源發現廚房亮著燈火,像在黑夜海面上瞥見的那抹指引方向的暖光。空氣中飄散著馥郁香氣,情景就跟他平時起床一樣,好似什麼也沒有發生,一如以往。

  傑克猶豫地望向緊閉的房舍大門又看看透著亮光的那間房。夜色眷戀著霧氣令窗外景物朦朧難辨,他恍然想起曾經有個夢境也出現了這樣的濃霧,想起自己將預兆的險境置之不理才釀造出意外,終究淡淡嘆了口氣,伸手把睡袍的領口拉攏些,將衣帶重新繫好,放棄奔逃的念頭。他出房門時太倉促,連衣物都沒來得及更換,此時已經覺得冷,想像著當清晨低溫挾著冰冷水霧細針般絲絲滲進肌理會多麼刺骨便忍不住打顫。

寒 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這樣好多了,不是嗎?」傑克將梳子按到桌上,湊在他身邊仔細審視鏡中的影像,歡快的語調顯然很滿意自己的小工作,「以後就不用這麼煩心頭髮了,我保證。」

  巴博薩盯著鏡子,一時間好似還籠罩在如夢似幻的輕煙中。到這裡之前他也捨棄了頭巾,鬈曲髮絲自然的披散,從正面看上去很難發覺背後有根辮子,而且,他看著自己想,梳理編整好的髮辮確實讓他感覺清爽一些,「你的手藝我信得過。」

寒 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將肉體交付給船隻乘載,將性命懸在自由與亡命的海平線上。放蕩的代價是隨時可能在疾病或意外中喪生,或在爛醉中溺死在自己的嘔吐物裡。一樁發生在深夜中的落海事件像浪花的泡沫般無聲出現,又被悄然遺忘,大多數人確實認為只不過是尋常意外;然而現在,他友好的伙計正向一個海軍傾到他所有的苦水與疑問。

  勞倫斯定定的注視傾訴者,感激好運的神祇向他敞開的大門,邊打量對方垂向下的眼睛、頭巾下的散亂黑髮,稱職的扮演好他目前的角色。現在這一海盜與海軍和平共處一桌的景象怪異得令人恍若夢境。但他不是一個完全的傾聽者,從他利誘那海盜開始便擺明了這是一場小小的買賣,讓海盜主動放棄原先立場,自願吐露出他想要的訊息。這不過是筆好交易。

寒 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在那同一個夜晚,巴博薩踏上通往第二樓層的他們寢室的階梯,那個間室在這一日即將被遺棄的時間點上依然燈火通明,他同時留意到有比平時更熾盛一些的火光,滿滿躍出敞開的房門在走道和階梯上駔足,他的影子在身後拖曳成一個巨大的,像另有意識的漆黑人形。

  他緩慢步行上去,像要窺探祕密般不發出足以讓人察覺的聲響。

寒 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猜都不用猜,現在能讓你傷神也只有傑克了,從昨天你就不太對勁。」曼弗雷德把他領到書房,向他比了比書桌前的另一張扶手椅。巴博薩輕輕點頭,但沒有移動,他忍不住環顧起四周:擺滿各種醫書與藥品的玻璃櫥窗櫃、筆座上的一根金鵰羽毛筆、在光線下反射著柔和色澤的書桌;這個空間的氛圍幾乎與珍珠號上的醫務室如出一轍,一時間又讓他恍惚的好似陷在錯置的時空裡,他下意識抬起頭,看見挑高的天花板下鋪著的深褐色鑲板,他當然不會看見在船上的醫務室中仰賴光明的天窗,這個書房的光源來自另一側的大片開窗,窗外是宅底的後院,醫生的另一片小天地,香草植物的淡香隨著蕭瑟冷風擠進窗縫安歇進室內。

  寬大的桌上散落著幾張人體素描,最上面的、也端正擺在座位前的一張還未繪製完成,顯然那些都出自這個書房的主人;但好像不是普通的圖像。

寒 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被冷風攫下的葉片發出細微的呻吟,失重跌落到同伴的屍體上。巴博薩在窗前佇立的遺忘了當下,彷彿他是永恆的時間守護者。直到傑克像隻敏感於周遭環境的鼠輩那樣躡手躡腳的湊近他身後。他著實被那傢伙突然冒出的腦袋嚇了一跳,後者同樣被他的反應驚得微微一縮。

  「赫克特……」傑克捧著顆蘋果,好似因為他怪異的獨處行徑費解又擔憂的眨眨眼,那雙眼睛在明亮的光線下泛著輕透的紅棕色:「別擔心,伙計,在英格蘭南部,冬天你也看得到那種『老鼠』。」

寒 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那是胎動,」每天早晨天還未亮時,巴博薩會到附近的農場用一便士換取三人份的新鮮牛奶跟雞蛋。他們進門時曼弗雷德正端著咖啡倚在窗邊,傑克連披風都還未脫下,猴急的蹭到醫生身旁。他嗅到蔬菜濃湯的香氣。「還不到十六周,真是非常早。」

  「他會動?」明明已經親身體驗到了,傑克還是一臉訝異,又茫茫然的望著自己的腹部:「之前不會阿?」

寒 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加勒比南方海域,一艘一級戰艦從德拉貢海峽的礁石間緩緩駛入晚霞中寧靜的帕里亞灣,風帆映滿了夕陽光輝,準備首次靠向千里達島的港口。

  艉艛的欄杆邊勞倫斯上將眉頭緊鎖,儘管是對著波光瀲灩中那抹絢麗色彩,閒情逸致的欣賞對他來說似乎是很久遠的事了,他的鬢角早在時間的潮流中褪去了朝氣的黑亮。望著即將沉沒的殘陽,彷彿他緊繃盡職的心也一點一點的沒入海平面之下,這代表他徒勞無功的一天又將再一次結束了,凝視著黃昏就像凝視著荒廢的時光般。

寒 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Dead Man's Chest 亡靈箱+On Stranger Tides 陌生的潮汐篇(完結)

比起格羅很有逼格的拿著國旗被一槍斃命…呃,其實有人討論他到底有沒有死,因為是擊中腹部,可能還存活,不過加3都有擊中肩膀然後就死翹翹的情況…導演在解說裡說,格羅跟吉娃確實是死了;但Greg Ellis(格羅的演員)又說格羅可能沒死←這人跟角色一樣都跟上面人唱反調的。

g202.png

寒 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Dead Man's Chest 亡靈箱+On Stranger Tides 陌生的潮汐篇(之一)

2開始是霉力的童話故事的魔法失效,小白一家外加鐵匠終於嘗到苦果然後雞飛狗跳的故事。

g194.png

寒 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傑克把手裡捧著的橡子寶貝的輕放在雪白的毯子上,還有些喘,眼睛掃過巴博薩採來的漿果,驚喜的帶著還未平復的氣息說:「我用這些『老鼠的果實』跟你交換那些,好嗎?」

  「樂意至極。」 巴博薩微微一笑。這當然是個沒有必要的小交易,但傑克特地帶東西給他還是讓他感到高興。

寒 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早晨發生的風波宛如吹拂在湖面上般,漾起一小陣漣漪之後重歸平靜。儘管巴博薩的胸膛還清晰記憶著當傑克貼在他身前時的劇烈心跳,和徘徊在耳邊的急促喘息聲。他撫著傑克起伏的肩胛,指尖填滿了他的髮絲。待他們平復過來,傑克抬起頭。他瞥見對方好似驚覺自己闖了禍又壓在別人身上而增生出混合了羞愧跟驚喜的表情,不過只是一瞬間,當傑克的眼睛像蜂鳥的翅膀輕快撲閃後。

  「這樣真不錯,赫克特,」傑克俯視著他,興致盎然中帶點自豪的說,仍然壓在他身上,以跨坐的姿勢,「真的,我曾經從一百英呎高的桅杆上掉下來,然後一點小傷也沒有。」

寒 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骷髏大戰結束後已經是尾聲,始於查爾斯堡,終於查爾斯堡,也來到吉娃在三部曲中最後一段鏡頭了。

g157.png

寒 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