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urse of the Black Pearl 黑珍珠號的詛咒篇(之二)

g24.png

海盜襲擊皇家港,小白被擄。天亮後准將在擬定追擊航線,吉娃在一旁認真待命。依然想讚演員,即使只是個看不太清楚的遠鏡,但演員的表情是有變化的,一點都不含糊。

 

g25.png

威廉過來鬧時,吉娃曾暗自瞪了他一眼。這姿勢這站姿看起來好像某個屁孩偵探XD

 

g26.png

在准將訓示威廉,說你不是軍人也不是水手時,吉娃的頭微微一抬。

雖然沒有台詞,但他的肢體語言完全表現出與長官上下一心,幾乎都可以想見他心中的OS大概是:「就是嘛,小鐵匠你別鬧喔。」

 

這裡讚一下准將,理智、風度、智商全在線阿,反駁有理有據、思路清晰,最後一句更鏗鏘有力的封住威廉的嘴,話說得多好。

g63.pngg64.pngg65.pngg67.pngg66.png

別自以為你是這裡唯一擔心小白的人。

就是嘛,威廉你是哪跟蔥?

反觀威廉,有話好好說,一個不如意居然就拿斧頭砸桌子,桌子好可憐阿,還有那張被砸破的地圖。很悲哀的說,威廉你這叫暴力傾向。

 

到這裡都沒有格羅夫斯的蹤影的,准將有事都是交待吉娃,代表吉娃是准將的第一副手,一直都在准將身邊的也是吉娃。

接著是吉娃帶著人手在無畏號上時。無畏號是諾靈頓准將的第一座艦,能交給吉娃打理,可見准將是非常信任吉娃的。這裡表現出准將的不計前嫌,雖然吉娃犯了錯誤,但吉娃仍是他心中的好下屬。

這時格羅夫斯跟其他一些沒交待名字的軍官一起在碼頭準備啟航作業。由於救人要緊,是選擇用航速最快的攔截號。

想必無畏號平常也是准將用來打擊海盜的利器,就連珍珠號的海盜聽到無畏號的艦名都要發慌。

g29.png

可憐的吉娃,好端端的只是奉命上船作業,都會莫名其妙跑出個災難。

那些陸戰隊的,就是那些穿紅衣的!笑什麼笑,要不是你們警戒失職,吉娃也不會落的被要脅的地步阿。

 

g31.pngg30.png

吉娃是很老實的孩紙,這時胸有成竹的靠近麻雀說:兩個人不足以操控這艘船,你們永遠都出不了港灣的。

這裡能看出吉娃說話客觀,沒有太多主觀因素,只陳述事實,別的一概不說。因此這句話聽起來平淡,實則一點破綻也沒有,很難推翻掉,也在據實告訴麻雀:你死心吧,既然開不走船,那你搶神馬?

而准將就因為說話參雜太多私人成見在裡頭,所以很容易被推翻打臉,不只格羅打上司臉打得啪啪響;就連麻雀都可以輕易的反擊他。

 

g10.pngg11.png

我就是爛嘛,你還是聽過我了,我可是個大明星耶,哼

 

g12.png

更慘的是,被打臉完全無以反駁,只能惱羞成怒的拉人,你的紳士風度呢准將?

圖截得銷魂了點。准將的身高跟吉娃一樣都是185,麻雀比起來好小隻。

 

g40.png

我不知道安排准將三番兩次說這樣輕率的話幹什麼,之前說麻雀是他聽過最差的海盜,結果麻雀在他眼皮子底下飛了;第二次再碰到麻雀,為什麼仍是這麼疏忽又自大?Why?!這證明准將真是個弱智嗎?

 

g56.png

麻雀頂著一個大大閃亮的主角光環,掏槍指著吉娃,拉開保險,開始耍流氓:孩紙~你知道我是誰嗎?我是Captain Jack Sparrow耶~

 

g108.png

所以咧?

 

g32_1.png

所以我有豬腳光環阿~

 

g32.pngg32_0.png

不會吧,後面的陸戰隊在麻雀掏槍指向吉娃時,才慢吞吞的把佩槍瞄準阿!左邊那些人全站好看的,長官被要脅了居然一點反應也沒有。

 

g34.png

吉娃說的完全是實話,兩個人真的開不走一艘一級艦的,就因為是實話,麻雀根本無以反駁只好欺負孩紙,麻雀你看看你→_→

這表示麻雀其實心眼也挺小,經不起說嘍?

威廉在後面OS:吉娃表怪我,我是無奈被逼的~~

屁啦你,又不是沒人要去救小白,放任小白的生死!你個打鐵的鬧什麼?

加1的時間定在1740年,麻雀40歲;吉列特20歲,兩人年紀差了整整一倍,麻雀真的可以叫他孩紙了。

 

g33.png

吉娃一臉茫然:怎麼會這樣~~張著無辜的小眼神。

吉娃這兒的過失丟船過程冤得不能再冤了,一切都是陸戰隊警戒失職阿!加海裡的瞭望、值星全是廢的。

 

之後從麻雀指著吉娃到吉娃可憐兮兮的出現在小艇上,這當中到底發生了神馬事,無以得知只能自行腦補了。估計劇組都圓不過來就留白算了→_→

麻雀跟威廉可以潛入無畏號本身就是個奇蹟(包括兩人在水下抓著小艇…嚴重懷疑劇組理化都沒學好),更別提有機會接近領導人物,海軍平常全天都有人輪值警戒,就算船在閒置狀態也不會全體都納涼去阿,更何況剛被海盜襲擊警戒怎麼可能這麼鬆。真實的情況是麻雀還未溜上船就會被發現的。Game Over

g28.png

看這宛如唱空城計的誇張警戒力,堪稱一艘船最重要的船艉部份(船長室、舵輪,掌控船隻的指揮中心都在這裡,是船的核心之處阿。)居然是沒人守衛的。

 

g57.png

鏡頭一轉到主甲板上才發現,原來船上有人阿,還以為是空船呢。

 

私認為只有真正強大的對立派,才能真正體現主角的強大。

現在略為扒一扒麻雀的搶船或逃脫技倆,根本就像小孩在玩遊戲,只能在戲裡實現,經不起推敲的阿,說白一點,真的只是勝在主角光環嘛!

要是吉娃強硬一點以死相博,看麻雀怎辦,反正麻雀又不會開槍(挖鼻)捨不得把特地為喇叭留十年的子彈用掉~

看劇中短短幾天內發生的事麻雀就掏槍幾次了?還不算刪減片段,這不等於詔告天下:他爽也掏、不爽也掏,但從來不會開槍麼?他就這樣掏了十年?

g35.pngg36.png

這裡格羅夫斯才出場。

再說一次,瞭望、警戒全是廢的,有什麼動靜發生都要軍官自己發現才行。可憐的吉娃還遠遠的在那很辛苦的喊著准將。

 

g59.png

好口黏~

 

g58.png

但仍很賣力的比手畫腳。

 

g42.png

麻雀蕩過去時,軍方的人也還沒走光,這些人是眼瞎了嗎?

 

當軍方恍然大悟,原來麻雀要搶的其實是攔截號,趕緊準備追擊。g43.png 

格羅:隨著這風,無法追擊他們。

身為軍人,在那個年代服從的人格特質是非常重要的,一般聽到長官命令就會馬上動作,誰會在這種緊急時刻還在問這種事的,這不就有質疑上司命令的心態了麼,而且無形中浪費時間,延滯命令的執行,這在戰鬥中是大忌阿。如果是順服的吉娃,完全會馬上領命照辦。

 

g44.pngg45.png

准將一邊疾走登上階梯,一邊還要回過頭跟格羅解釋,忙得走路不看路,我都擔心他會不小心跌個狗吃屎:不用追到阿,只要在射程內就行啦。加農砲射程至少達2km,要擊沉還未跑遠的船不是難事,難道格羅連這點都不知道?

 

g60.png

而且之前准將下達的命令是:升上桅帆、清理甲板。

這是作戰訊號,清理甲板就是為了避免雜物——可能是船上的小艇或木桶等——妨礙作業,或是敵方砲彈打來時要是擊中雜物,雜物碎片飛散可能造成更大傷亡。

格羅連這弦外之音都聽不出來?難怪你三十歲還當不了上尉。

 

g46.png

後來格羅又多此一舉的問了一句:我們要向自己的船開火?

我說格羅,你都已經聽到命令了那還需要過問嗎?以及,你也知道那是你們的船阿?那你後來怎麼有臉在那蘇麻雀呢?

 

g47.pngg48.png

這句話還逼的准將把注意力放在「將擊沉自己的座艦」,而非「光榮的追捕海盜」上,說出:「與其落入海盜手中,我寧願看她沉入海底。」這樣痛心的話。

 

g49.png

這時舵手說了句:他割斷了船舵的鏈條。

他割斷了船舵的鏈條!他割斷了船舵的鏈條!他割斷了船舵的鏈條!

Excuse me?准將跟格羅講話時,你以為鏡頭焦點沒在你身上我就看不出來嗎?你在後面把舵輪轉阿轉的,發現無法大幅度的轉動,這是船舵鏈條被割斷的狀態嗎?如果是船舵鏈條被割斷,那舵輪是可以轉的喔,而且因為失去了來自船舵的阻力,可以轉得非常輕鬆。

但無法大幅度轉動,這顯然是卡到東西了好嗎!你有時間在那嘗試用蠻力轉,怎麼不會趕快吊條繩子下去看看是什麼情況導致的無法轉動、能立即排除狀況與否?你看都不看就騙准將說鏈條斷了,沒辦法啦~媽的你根本是懶得下去看情況吧!而且鏈條是鐵做的,能這麼容易割斷嗎?你要撒謊也說個像樣的好嗎?要不是准將智商有點欠,也不會被你這樣糊弄阿!

尼馬的又個窩裡反的,這海軍裡的人到底有幾個是正常的?!敢情一攤人也知道准將腦筋不好容易忽悠,那能乖順的跟在准將身邊的吉娃就更顯難得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寒 冰 的頭像
寒 冰

Unrestrained

寒 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湘
  • 哈哈,屁孩偵探那張好萌,偷瞄什麼的www

    天阿…船舵那個真的好扯,麻雀真是靠個主角光環在玩了orz

    話說跟吉娃一比,格羅夫斯好黑阿= ="
  • 超扯的…一個舵手居然能不知道船舵出什麼問題而且不嘗試排除orz

    哈哈,格羅黑就算了,還常常目露兇光的感覺…只有對麻雀是一臉…迷戀(無誤

    寒 冰 於 2016/06/20 21:5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