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的氣息吹走了翠綠的世界,陽光的色澤凝聚在落葉性喬木的葉片中,然後一片片落下,夏季存留的最後一點溫度也將隨著落葉歸於塵土而消散怠盡。

  在曼弗雷德的私人住宅度過幾天,若天氣晴朗穩定,他們會選擇在戶外待上大半天,享受深秋前還略有暖意的日光。就在剛剛,他才把衣著稍嫌單薄的青年給硬裹上一件羊毛外衣,釦子還未扣上,便掙脫他迫不及待的往門口跑去。

  傑克出門時帶進了一小陣微冷的風,他望著青年咖啡色的身影融入在暖色調的戶外裡,就像在船上般自然和諧。他繼續準備著野餐籃的內容物。

  傑克站在陽光灑落的門前,感受不同於海風的夾雜青草和森林芬芳的微風拂過臉龐。屋側的橡樹在風中微微搖動枝葉,發出悅耳的摩擦聲,像與他問候般的,一切都散發著早晨特有的生氣蓬勃。

  傑克正沈浸在美麗景緻的光輝中,突然注意到在那樹下有著些許落葉的草地上,有一小團紅棕色毛茸茸的東西在移動。

  那是一隻正在覓食的歐亞紅松鼠。

 

  「老鼠!」傑克眼睛一亮、玩心大起,立刻飛奔過去。

  那隻松鼠早在傑克出門時就發現他了,瞥著傑克筆直的朝牠衝去時還好整以暇的揀了顆橡子仁,然後才一溜煙的竄上那棵大橡樹。

  傑克可沒死心,藉著奔跑的動力衝上主幹,然後手腳並用的攀著枝條,活像隻猴子似的爬著樹。

  松鼠一上了安身的大樹就鬆懈下來,望著手裡捧的可口的橡子仁便饞的張嘴啃去,牠的牙齒剛咬上硬硬的橡子殼,又立即警覺的轉過頭。

  在松鼠的認知裡,只驚見一隻怪模怪樣的「猴子」正來勢洶洶的追上來,牠沒料到傑克竟能窮追不捨的朝牠逼近,居然被他嚇得差點栽下去。牠的大尾巴甩呀甩,迅速的穩住重心,橡子仁也不要了,把果實一扔,便驚慌的逃命去。

  傑克見狀,趕緊伸手一抓,但他的手指只擦過松鼠尾巴上蓬鬆的密毛。傑克不服氣的緊追上去,爬了幾步,突然想到什麼,他回神的停止動作,往下一望,發現自己離地面已至少三十英呎了。

  在以前,傑克在樹上爬上爬下就如同操帆水手們爬繩梯一樣的矯健,雖然他並不是有很多的機會能遇到一棵能爬的樹;但意識到自己的身體已不同以往後顯的綁手綁腳,他戰戰兢兢的伸腳往下探,覺得奇怪怎麼從前上下樹木就跟走路一樣簡單的自己現在居然連腳要放哪裡也沒主意。傑克覺得踩哪裡都不踏實,一時間也不知道要怎麼辦,只好抓緊著樹枝,困窘的定在那裡。

  然而沒多久又不安份的挪動身體、改變重心,確保雙腳有足夠的施力點。他盯著地面緊繃著身體,像一支弓弦被拉到極限等待射出的羽箭。他想只要技巧性的跳下去,順勢接上幾個滾動就能減低高墜的衝擊……

  他幾乎就要跳下去了,慶幸一個人影的出現阻止了他驚破人肝膽似的直接蹦下樹。

  巴博薩提著野餐籃,在庭院四處張望搜尋傑克的身影,正納悶那傢伙跑哪去時,他的目光受了指引般的往上抬,一眼就看到掛在樹枝上的人。

  「傑克!」他瞪大眼一臉詫異,那青年離開他的視線不過幾分鐘,曾經也是這樣的短暫分別,再次見到他時,他出現在抽屜裡、高聳的桅樓上,甚至自己摔個七暈八素的倒在濕淋的甲板上……而巴博薩顯然又一次的低估了那傢伙惹麻煩的卓越能力:「你在搞什麼鬼!爬上去幹什麼?你肚子裡有孩子還要這樣亂來嗎?」

  「對不起,我一時忘記了……」傑克側過頭瞥他一眼,尷尬的撇撇嘴角。

  「忘記了……?」巴博薩簡直哭笑不得,他發誓跟傑克相處以來翻白眼的次數絕對超過大半生的量。

  「我馬上下來。」傑克察覺到樹下的人的情緒,有些急忙的往下踩,慌張中他根本穩不住腳,這一踩,傑克的身體也斷線般的一滑。

  「你別動!」巴博薩驚得差點心臟都停了。連傑克自己也嚇出一身冷汗,這麼高要是摔下去真的不得了,在以前也許還能活蹦亂跳,但現在不行,上次他經歷過的那種疼痛與虛弱他真的死也不想再受一次。所幸傑克手裡還緊緊的抓著樹枝,沒有整個人掉下去。

  「你抓好、踩好,別摔下來了,我馬上過去!」巴博薩說著,抬起不太靈敏的手腳搭上樹幹。

  於是這兩個人,一個進退不得的卡在樹上;一個四肢笨拙的使勁往上挪。

  而那隻松鼠端坐在高高的枝葉上,餘悸猶存又莫名其妙的睜著大大的黑眼睛,打量底下那兩隻不知道在幹嘛的奇怪動物。

 

  「傑克,你是要折騰死誰?誰會像你這樣懷著孩子還爬樹的阿?還爬得這麼高。」巴博薩吃力的攀爬著,他的額頭在涼爽的空氣中冒出汗水,好不容易才爬了一半。

  「對不起啦,我真的不是故意的,都怪那隻一堆毛的老鼠……」傑克不好意思的朝他笑笑。施力過久的肢體已開始乏力,「你快一點,我快抓不住了……」

  巴博薩一聽,縱然一臉受不了的嘴上低低咒罵不停,但還是趕緊拼著老命,咬牙加快速度。

  終於,他滿頭大汗,狼狽的來到傑克身邊。

  「來,慢一點。」他一手穩穩的扶住傑克的手臂,一手牢固的抓著像樹的枝條,協助他爬下樹。巴博薩的動作雖不靈巧,但沉穩與謹慎的令人安心。傑克順從的跟著他的腳步,小心翼翼的一點一點的接近地面。

 

  爬到主幹時,能抓握的側枝條已經沒有了,巴博薩只能盡量踩穩腳步,另一手緊緊摳著粗粗的樹皮,以最大的限度穩住傑克和自己的身體。

  傑克簡直從沒這麼緊張過,他喉嚨發乾的吞嚥一下,抖著腳鼓起勇氣再往下一踩。誰知傑克這一步沒有穩住,腳下一滑整個人就拖著巴博薩跟著往下掉。

  巴博薩想也沒想,大手一攬,把傑克緊緊的擁在懷裡,自己背部朝下的當了傑克的軟墊,落在仍然翠綠的草地上。

 

  摔在草地上的巴博薩立刻睜大眼睛,抬起頭看看壓在自己身上的傢伙。幸好本來與地面就沒剩多少距離,巴博薩只是摔得有點痛,被他護在身前的傑克亦安然無恙,只是有些受驚嚇。

  見傑克沒事,巴博薩長舒口氣,將頭倒上涼涼的草地:「那隻一堆毛的老鼠大概在看我們的笑話,下次你要爬也該等那之後阿。」

  「下次只爬矮一點的。」傑克又回複成那副嘻皮笑臉的樣子,側過頭貼上巴博薩寬大的胸膛。

  在確定安全的地上,他們緊繃了大半天的神經倏然放鬆,就這樣一上一下的貼著彼此躺在樹下驚魂未定的喘著氣。兩人的心都依然狂跳不已。

﹍﹍﹍﹍﹍﹍﹍﹍﹍﹍﹍﹍﹍﹍﹍﹍﹍﹍﹍﹍﹍﹍﹍﹍﹍﹍﹍﹍﹍﹍﹍﹍﹍﹍﹍﹍﹍﹍

j4.gif

j5.gif

看小麻雀這追猴子的蠢萌樣,猴子轉世無誤。追著追著就這樣自己上賊船了(本來都逃走的現在又自己爬回去了c43a7f628ec353ac91303a30dc0c17b8_w46_h42

 

C01.pngC02.png

結果猴子沒抓到,自己成甕中鱉了c43a7f628ec353ac91303a30dc0c17b8_w46_h42

 

C03.png

喇叭好整以暇、居高臨下、略帶同情的說:謝謝你阿傑克~

YY版潛台詞:很會爬嘛~小白癡~

 

C05.png

麻雀僵僵的、有些尷尬的說:不客氣~

YY版潛台詞:噢喇叭,你還是愛我的對吧?

 

C04.png

喇叭再度一臉同情的說:不是謝你,這猴子就叫「傑克」呢~

 

C06.png

這裡喇叭表情轉變非常微妙,從同情到嘲諷變換一瞬間。Rush演技一點不輸普叔,真的。

YY版潛台詞就是:我已經有了另一只「傑克」,那我還要你幹麻?

這時猴子還很配合的給了個得意的燦笑,一副就是小三逼走正宮的小人得志範阿:耶~耶~耶~我是喇叭的新寵,我又乖又萌又會撿金幣~你會嗎你會嗎?

 

C07.png

麻雀聽了後整個人都不好了,無言以對。看看那受傷又僵硬的小表情阿,肯定在想:TMD臭喇叭,把我吃乾抹淨又害我揣了娃還把我丟荒島……現在人家主動示好你居然拿隻小畜生當新歡!泥馬……還有那臭猴子,有機會一定不讓你好過!

我看這才是麻雀討厭那猴子的主因吧~想想加2麻雀對猴子可夠狠了,至少兩次把猴子當靶子玩,這醋勁很大報復心很重有沒有~本性不壞還挺善良的麻雀無緣無故幹麻要欺負小動物呢。

 

C08.png

話說猴子之前就給麻雀下馬威了,故意從那蹦過嚇到麻雀。看到喇叭跟麻雀講話,待遇似乎不一般,猴子根本也吃醋了好吧~想想喇叭請小白吃燭光晚餐時,猴子還曾在一旁不斷叫囂,讓喇叭不得不去摸摸牠喔。

 

C09.pngC10.pngC11.png

 

j3.gif

看你這一臉吃洨樣。本來就對這猴子沒好印象,沒料到吧,這小畜生還跟你同名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寒 冰 的頭像
寒 冰

Unrestrained

寒 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湘
  • 老鼠!XDDDDDDDDDDDDDDDD
    搗蛋鬼真是什麼都想追阿(好雙關阿對吧 )我說可愛的小麻雀,你跟貝殼一起的時候貝殼沒教過你那是神馬生物嗎嗎?
    可愛的小日常,深深感受到喇叭從大副變成全職保母,tmd太喜感了!想到小麻雀以前爬桅樓時,喇叭還能叫水手上去拉人下來。但這下人手沒了喇叭你只好親自上陣! 看樣子小麻雀這幾天吃好睡好過得不錯,有精神就會作亂(?)了,喇叭保母你多擔待點阿~
    也看樣子小麻雀的父愛(呃)確實沒什麼進展,不過包紙差不多能感受動靜了,吧?屆時這貨會不會嚇跳撞屋頂(欸

    然後猴子我真是要對你另眼看待了,這麼一看還真有細思恐極的fu,原來猴子你是個能當boss的等級阿,再想到之前狐狸兄(?)說被喇叭摸的猴子一臉的深沈 一直把你看作被喇叭硬當成人類那隻傑克的替代品的傑克,可愛單純的小動物,阿嗯勾現在~加海裡的動物都很精靈www
  • 阿阿你總是這麼精闢的說出真相 (x
    麻雀表示:貝殼辣麼忙,他喜歡工作上的事遠超過喜歡我呢~(委屈走掉)
    再次感嘆:喇叭真是潛力股,這反差簡直不要更給力~所以麻雀你好好珍惜吧~再也不會有人那麼重視你的小命~再也不會有人更勝你父親的把你當孩子一樣寵~
    /對這貨談父愛怎覺得有點毛骨悚然(?)反正至少他自己是有自覺的…以及對的,胎動的段子已經有好一陣子了,看看怎麼銜接比較自然而已~
    /猴子那個特JQ了誰不知道喇叭很寵猴子,然後那猴子就叫傑克~怎麼看都很有訊息量阿,這麼明顯這CP居然這麼冷!!!至少喇叭也不會輸給威廉那個小白臉吧?這人不是死會了死會了麼!!每次看到這事都感到森森的憤世嫉俗感…

    /加海的動物真的很精靈www還有那賊賊的鸚鵡~~突然覺得卡登叔挺杯摧的,沒什麼存在感就算了養個寵物似乎也不被寵物當主人~看看喇叭的猴子多忠心阿~
    /對阿,幸好今年已經更三章了(汗)在繼續努力吧~~~~~
    /話說腦公你以後能不能去隨緣要不就樂乎回文吶?每每看到這麼精彩的回覆埋在噗浪裡實在太可惜了也造成我的文的回應分散…能集中起來應該比較好玩吧(思)

    寒 冰 於 2016/04/03 02:1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