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鬼奇航 加勒比海盜同人文 

  巴博薩大副意識朦朧中,感覺到有什麼軟中帶硬的東西在他另一邊沒受傷的肩上戳來戳去,他被那陣擾動揪醒,首先引他注目的是眼前兩個大大的黑點,那之上有大片的紅色,還納悶的愣著,一陣細小得像呢喃的聲音輕飄飄的傳進他耳中:「赫克特……」

  熟悉的聲音讓他聚焦一看,看見傑克就在他面前,湊近得幾乎要跟他的臉貼在一起,這才發現視線模糊中看到的兩個黑點是傑克的眼睛。

  見到大副甦醒,傑克稍微拉開了與他的距離,但臉上滿滿的擔憂跟委屈一點也沒少,就那樣擠著眼睛像在看一隻可憐的小動物一樣的神情望著他。

  巴博薩感到一點莫名的羞愧,心想:他是受了傷沒錯,但沒有傷得多重吧。正想開口,傑克率先說了:「我從不知道原來你這麼會睡,我還以為你只是要休息一下下,沒想到你從昨天下午睡到現在,十六個小時了耶。」

  巴博薩難以避免的又無語了一下,也許他該當成這是傑克關心別人的方式,正自我安慰著,突然留意到此刻的情況有些不對,這來自於姿勢怪異的青年:傑克並不是站在床邊俯身看他,而是整個人都蹲到他躺著的床上:右腳踩著他身旁的床板處,左腳墊起腳尖支撐在他雙腿間留有空位的地方,難怪剛剛傑克的臉能湊得這麼近。雖然他的外表還算平靜,但心裡為這情形著實嚇了一跳:傑克的行為真的夠奇特的,好好的伏在床邊不行嗎?跳上來幹嘛?

  大副用左手撐了撐身體,讓自己的上身更直挺的靠在床頭板上,調侃似的說:「蹲了這麼久你腳不酸嗎?」

  「所以你應該早點醒來,就不會讓我等這麼久了。」傑克說得理所當然,對於自己蹲上床一事好像覺得沒有什麼不妥,「對了,我有東西要給你。」他說著將手探進腰帶裡摸索,然後拉出一條有著大大的墜飾的鍊子,鍊長大概比二十英吋多一些,那樣的長度是用來掛在脖子上的。深沉的金屬表面在光源下閃著淡薄的光茫,並不是黃金製成,雖然大概沒有人不喜歡金子,但那種亮到刺眼的東西用來做飾品還是稍嫌俗氣,即使是對他們這樣的一類人。

  「這是那死腦筋的傢伙隨身戴著的,」傑克拎著墜飾上方的鍊條,將那有著精細刻紋的橢圓雕飾舉在大副眼前讓他端詳,「我看是他身上最有價值的東西,就留給你了,當作是那一刀的補償吧,好嗎?」

  那是有著一條盤蛇纏繞在周圍的圖騰雕飾,鍊條的末端就栓在那條盤蛇的頸子上。在其上,白色晶石綴撒四角的中央是一顆琢磨成圓形的紅寶石,黃銅內斂溫和的色澤襯得寶石明艷的血紅更加的濃烈奪目,不透光的彩度深得發黑,像是濃得化不開的,墜落在雕飾上的一滴鮮血。

  確實是足夠有價值的東西,別緻但不過份精巧脆弱,而且能夠適合自己,巴博薩盯著那顆濃艷的寶石想。

  「這是從牛嘴裡掏出來的嗎?」

  「我保證我即時拯救了它。」傑克說著,見大副滿意並接受,便將放著墜飾的手伸向他。

  巴博薩動也沒動,只是略微抬眼望向傑克,後者停在半空中的手一時有些尷尬,但只是極為短暫的一瞬間,它的主人立即說:「我幫你戴吧。」

  傑克的手指捏著鍊子的兩端,再一次貼近,雙臂各自繞過他的脖頸,溫度冷涼的金屬隨之滑過他的皮膚,一瞬間好似那條盤蛇活化過來爬上他頸子的錯覺。

  畢竟扣上鍊條的接環是需要兩隻手才能完成,巴博薩可以非常合理的讓這位船長替他服務一次。他打這樣的主意時,嘴角的笑意真是掩也掩不住。

  為了不碰觸到任何一個可能影響到他的傷處的地方,傑克的動作顯得小心而細緻,大抵上只有彼此的衣料在細微摩擦,但這麼若有似無的接觸反而引發得更耐人尋味。

  大副不禁玩味的想,傑克上一次這麼靠近得能清晰的感覺到他呼吸的溫度是什麼時候?他不由得想起從前那個帶著一身傷卻還興致勃勃的窩在他懷裡,像隻好奇的小動物一樣撥弄他耳環上的尖牙的小小傑克。只是現在世隔十幾年,難免有些時過境遷,當時的男孩已經長大成人,負傷的人也從傑克變成他自己。這樣微妙的立場轉變讓他有些莞爾,即使導致此時的情況有一點刻意故作的成份。

  好像對於扣環多麼的抵抗指尖的施力,傑克苦惱的皺皺眉,嘴裡有些細碎的咕噥,為了能看清扣環的接口,他側過頭去專注的盯著大副的頸子後那準備相接的兩端,他的下顎因此輕輕的摩挲到巴博薩的肩,讓這個本來就夠令人遐想的舉動更加變得極為曖昧彷彿親密擁抱的姿態。

  巴博薩依然不動聲色,任由傑克虛假的擁著他,他們已經貼近的得彷彿都能感覺到彼此心跳的脈動。他盯著傑克背後披撒的髮,有些沒有編製的髮絲凸顯在米白衣領上,散得絲絲縷縷的挑人心弦。他饒有興致的思索,這位船長到底是有心還是無意,而這些揣測似乎又顯得沒有必要,至少已確信他在傑克心裡,足夠份量。

  愉悅的心情讓他忍不住將左手悄悄的繞到傑克背後,把他後腦的髮辮的尾端撚在指尖,細細捲弄。觸感比他想像中的還要柔軟,並無風吹日曬後的粗糙,摸得正享受,細碎的清亮摩擦聲從身後傳來。

  見到終於把鍊頭扣上,傑克驚喜的叫了一聲,他正過頭,在他的大副面前把有些歪斜的墜飾拉好,「非常漂亮!真的,你戴起來好看多了。」

  巴博薩為這個妻子對丈夫般的言行微微一愣,他撚著髮絲的手因傑克的移動已經接觸到他背後,而傑克沒有發覺,或者是他其實清楚卻不打算戳破呢?

  更令人探究的是,這位年輕的船長到底知不知道這個名稱來自拉丁語的寶石,其鮮紅的色澤是象徵愛情的,象徵愛情血一般濃郁的熱烈,堅貞還有……激情。而就在剛剛,這位船長親手把拴緊了護衛著愛情之石的盤蛇的鍊條繫在他的脖頸上。

  他在心底一笑,這個局由他鋪設卻依稀不由他主導,但收穫的遠遠比他預料的多。看著他的傷,傑克神色擔憂且焦急失態,為他戴上墜飾的過程謹慎細微卻又曖昧萬分。一切的開端是,傑克神情淘戲的說他用不準羅盤了。他私自的想,他可不完全是故意的,人與人長久生活在一起註定是相互影響甚至吸引的。

  傑克正想起身,他的大手趁機動作,只是稍微使力,非常容易的就把毫無防備的小船長給輕擁入懷。被他這樣突然一攬,傑克維持的脆弱平衡被瓦解,幾乎整個人都仆倒在他身上。

  記憶中瘦得弱不經風的男孩長壯了一些,但沒有很多。傑克的左膝抵在他的下腹上,感覺有些沉。鎖骨剛被他的前額撞得有些生疼,但這一點,雙方都是一樣的。

  他的手撫向傑克的額頭,後者有些閃躲,但沒有掙扎,只調整了下姿勢,始終納悶不安的眨著眼睛卻不發一語,這樣的反應跟最初把他抱在懷裡的模樣相差無幾。此時傑克的頭就像靜止的垂在他身後的紅磚布料那樣的乖順的姿態靠在他胸前,碩大的墜飾透過傑克頭部的重量緊緊的貼在他胸口上,顏色透著溫暖橘黃的金屬,實體卻像是深冷的海水那樣冰涼,些微阻隔著彼此的肌膚,慢慢的融合他與傑克的體溫。

  巴博薩微微笑著說:「傑克,我想知道……」

  「船長!」傑克馬上抬起頭,「我是傑克.斯派洛船長。」

  「好,小船長,」他依然和顏悅色的說,親暱的用詞引得傑克驚愣到瞪大眼睛。「我想知道,一個人可以得到什麼回報,如果他阻止了他的船長與死神的約會?

  「嗯……?」傑克為對方微妙的暗示茫然的眨眨眼,「我已經給你了,我發誓,它真的很襯你。」

  「我以為你的命是更有價值的,呃?」巴博薩伸手撥整傑克頸子旁的細髮。有時他真的會覺得,傑克作為一個男人是太可惜了。

  「那……」傑克苦惱的皺眉又撇嘴的,對於巴博薩撥弄間不經意的觸到他的肌膚依然微微閃躲,但沒有制止對方,「這樣吧,這個所有的女士都喜歡,我保證你也一定會喜歡。」他說著,輕巧的搭上大副的頸子,在他的下顎靠近臉的地方輕輕的落下一吻,彷彿飄落在水面點起微小漣漪的葉片,幾乎沒有重量的淡淡一點,一閃而過。

  他愣愣的出神望著傑克靈巧的奔出艙房。

﹍﹍﹍﹍﹍﹍﹍﹍﹍﹍﹍﹍﹍﹍﹍﹍﹍﹍﹍﹍﹍﹍﹍﹍﹍﹍﹍﹍﹍﹍﹍﹍﹍﹍﹍﹍﹍﹍

喇叭你振作一點!(抓衣領搖!)你怎麼可以讓那隻小受貨先主動咧,人家這麼嬌羞還吻了就跑~喇叭你就不能拿出點魄力來麼!

本來我想說讓小麻雀更人妻一點的,餵餵藥什麼的阿~可是…不行不行!這麼矯情的事我還不想讓那貨做出來!小小劇透一下那是喇叭要做的(笑)

pirates1-disneyscreencaps.com-10949

這兩章提到的東西不少,還有這是第四章忘了放的,喇叭銀環穿尖牙的耳環ww喇叭真的霸氣wwww

pirates1-disneyscreencaps.com-6962

關於喇叭的墜飾~

POTC_LRG_Barbossa_Pendant

市面上的官方貨是這樣子的。

Hector_Barbossa_Pendant
在劇裡感覺上只是黃銅製品,表面的歲月磨舊痕跡不知是經歷了多少風霜才得以造成阿(連紅、白石都磨掉了……),可想而知他戴很久了。戴很久了喔~043e154eac1620b40efb343601666f9e_w48_h48感覺上也並不是多值錢的東西,他卻一直戴到現在……

necklace

商品介紹裡說鍊子長度有26英吋(約66公分耶!),可是對照配戴長度,有這麼長嗎?(思)

pirates1-disneyscreencaps.com-10987

pirates1-disneyscreencaps.com-10997

喇叭戴起來的效果鍊子幾乎是貼著脖子的。雖然喇叭的脖子是比較粗的…配戴圖上的是女生的,男生的話大概要多加個5~10公分,那這樣長度算起來頂多只到55公分吧。我也就不明寫它有多長了。
反正,商品是商品,劇用配件是劇用配件……

5734376-3d-illustration-looks-red-ruby-on-black-background

來認識下紅寶石w

我承認,紅寶石是我糊鄒的,萬惡的劇情需要嘛(歐)紅寶石才有戲呀!才有戲阿有沒有!

感謝閱讀:D

 

    文章標籤

    加勒比海盜 同人文

    全站熱搜

    寒 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