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鬼奇航 加勒比海盜同人文

  「到底有哪個海盜會每天洗澡!」平特無奈的往身上澆了一桶海水,滿額頭的糾結。

  雖是盛夏,但太陽已快下沉,這個時候弄濕身體又被海風一吹也會感到寒冷。瑞杰蒂甩甩多餘的水珠,哆哆嗦嗦的說:「不過那一天船長跟大副兩個人都香噴噴的,還是一樣的味道……」

  「香噴噴?」平特的糾結更深了,這種用來形容女人的氣味的詞怎麼會用在男人——尤其還是海盜身上。

  瑞杰蒂聽出了對方語氣中的不可置信,怯弱的點點頭。

  「見鬼!」平特罵了一聲,「是哪個白痴把他們倆弄得香噴噴的?」他氣憤的說,心想如果不是這香味,船長和大副大概也不會嫌他們臭。

  「船長我不知道,但是能把大副弄得香噴噴的,應該只有船長。」

  「那是誰弄船長的?」

  瑞杰蒂聳聳肩,毫無頭緒,又突然靈光一閃:「可能是他自己,還自己香噴噴不夠,再把大副也弄得香噴噴,所以兩個人才一起香噴噴。」他對自己的解讀感到合理滿意。

  平特聽得理解不能,眉頭皺得都快打結了,許久後才從無語的嘴裡擠出一句:「真是見鬼……」

 

  不論是否有什麼事情正悄悄改變,日月照樣升落。隔日的早晨,被船員們談論不休的年輕船長作夢也沒想到,自己會遇見這麼個稀奇古怪比海水乾涸還震撼的事。

  這一天,船員們照常忙碌:擦洗甲板、收拉帆索。本以為又會度過一個無趣單調但平穩安和的時光,卻突然從船長室——這個應該是整艘船最神聖的核心之處傳來一陣驚天動地的鬼哭神號:「噢!見鬼了見鬼了見鬼了!真見鬼了啦!」

  船員們全停下手邊的工作,疑惑的望向傳來匆忙的奔跑聲彷彿裡頭的情況正亂七八糟的船長室,緊接著艙門被應聲撞開,他們的船長非常沒有形象的,彷彿一隻被追急而跳牆的狗一樣急衝出來。

  眾人的表情因為傑克這麼戲劇性的出場顯得更古怪了,莫名其妙的看著他們的船長慌慌張張,一路「見鬼見鬼」的喊著,三步併兩步風風火火的跑在甲板上又一溜煙的從艙口竄進砲甲板層。

  船員們摸不著頭緒的面面相覷,想著他們的船長到底又是哪根筋不對。

 

  傑克飛快的奔向做為醫務室的艙房,敲也沒敲就「碰」的一聲巨響大開了艙門。剛才聽到動靜正要開門的醫生被他嚇個正著,驚愕的看著他。傑克也不管對方是嚇掉了哪魂,一看到他就像溺水者見到稻草似的死命抓住,嘴裡毫無條理的亂喊著:「曼弗雷德,快點!你告訴我為什麼會這樣?我真該死的見鬼了!我只是聞到味道就想吐,怎麼會這樣?你說怎麼會這樣?」

  「傑克……」曼弗雷德被他突如其來的問題問的不明所以,「怎麼了?你慢慢說,不用急。」

 

  原來傑克表面上不在乎,心裡還是惦記著他的大副的話,這一日巡視完水手們的工作後便回到船長室裡。他想自己真的有些久沒有碰他最愛的飲品了,雖然那樣應付巴博薩,但也覺得有些奇怪:以前從來不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他撿起擱在地板上還有剩餘約一半酒液的蘭姆酒瓶,舉在眼前端詳著:不是很透明的瓶身裡,琥珀色的液體閃著動人的光澤引誘他。

  蘭姆酒的顏色還是這麼好看!傑克想著,滿意的感受自己的身體現在正渴望那美妙酒液的滋潤。

  傑克迫不及待的咬開瓶塞,酒香隨之散溢在空氣中,他在呼吸間嗅到了熟悉的辛甜氣味,因此很慣常的深吸一口氣打算先好好品味一番;卻也在這瞬間,傑克感到一陣不對,好似這美好的氣味像一頓佳餚被燒焦了完全變了樣。

  青年抽了抽鼻子,感到奇怪又疑惑的皺緊眉毛,他確定這個味道讓他感到不舒坦。

  「噢,見鬼……」傑克咕噥一聲,不由得帶著看到海怪一樣的詫異神情瞪向他手中的酒瓶,但沒打消喝蘭姆的念頭,他認為一定是出了什麼差錯,或者他好些天沒碰蘭姆了,導致他的身體都不認得這個味道了。

  傑克試著把瓶口舉到鼻尖前,再深吸一口氣。

  不嗅還好,這一嗅沒有喚醒他的身體喜愛蘭姆的記憶,反而深切的感受到這副皮肉是多麼厭惡這股氣味,那種彷彿五臟六腑都在抗拒的作嘔感讓他不禁拿開酒瓶,難受的撫著胸口咳喘了幾下才覺得好一些。

  傑克簡直不敢置信,氣息因震驚、錯愕與不適而發喘,還是不死心的與那氣味固執的奮戰,直到咳到噴淚、乾嘔到感覺胃都抽了,自討苦吃了幾回的年輕船長終於理智崩潰,歇斯底里的亂喊幾聲然後失心瘋一樣的衝了出去……

 

  「想吐?」靜靜的聽完的醫生重複眼前這病人的症狀。一個對酒氣反胃的海盜,他真的有點同情,但嘴角掩不住的一抹笑意顯示他幸災樂禍的成份更多一些。

  面對傑克那點頭如搗蒜一副比要上絞架還悽慘的可憐樣,曼弗雷德只是氣定神閒的拋下一句:「你喝多了。」

  傑克往桌上用力一拍,氣急敗壞的嚷:「這可不有趣,我知道你一定知道原因!欺瞞船長可不是一個好習慣阿,伙計!」

  醫生一貫從容的:「好端端的為什麼又想喝了呢?給你的茶喝不慣嗎?我已經告訴你原因了,之前說過了,你的身體是明智的,它在告訴你,它不想再忍受迫害。」最後一句,船醫是斬釘截鐵,幾乎一字一字的說。

  傑克簡直快瘋了,他的手糾結的在空中晃了晃,他不明白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只得不願接受的繼續嚷:「但為什麼想吐?」

  處在瘋癲狀態的傑克沒有注意到醫生的視線微微瞟向手邊的一份曲線紀錄圖,蜻蜓點水般的輕輕掠過線條明顯的高低轉變,再將目光不著痕跡的移回,旁人看起來只像是思索間眼眸不經意的流轉而已,他說明:「你的身體現在有種防衛機制,阻止你繼續喝酒,所以你會一聞到酒味就想吐。」

  「那如果我硬要喝呢?」傑克不死心的追問。

  「你忘了是為什麼才來找我的嗎?聞到味道就想吐,喝下去還得了?」

  彷彿被宣判死刑似的,這下傑克徹底傻了,這不就意味著他以後都別想碰蘭姆了?他痛苦的想:不能喝酒的傑克.斯派洛船長?這可是比天塌下來還糟糕阿。

  看那呆愣愣好像魂都丟了一樣的傑克,醫生又覺得於心不忍,他嘆了口氣,說:「你的身體沒有大礙,只是暫時,不是永久。」

  傑克正稍稍鬆口氣時,曼弗雷德緊接著又說了:「但你有輕微的貧血,除了別碰酒,可以的話在床上就老實睡覺,再健壯的身體也禁不起頻繁的耗損吶。」

  傑克的嘴角抽搐了一下,但都事到如今,他幾乎沒有選擇的餘地,他現下只有一個最要緊的疑問:「那、那我什麼時候才能再喝?」

  醫生沉默了半晌,說:「半年過後,至少。」

  「嗯……不算太糟,」傑克咕噥幾聲,不忘抱怨:「但可不是一個很短的時間,伙計……」

  「你最近也不會想喝不是嗎?以往你總喝得很兇,比起剛遇見你時,你的聲音已經沙啞了一點,但沒有出現戒斷症狀,為了你的身體著想,暫時不喝也沒有壞處。」

  見傑克雖心不甘情不願,但聽話的沒有反駁,再補充一點:「還有,」醫生慎重的盯著他,「希望你明天起,每天做一件事。」

 ﹍﹍﹍﹍﹍﹍﹍﹍﹍﹍﹍﹍﹍﹍﹍﹍﹍﹍﹍﹍﹍﹍﹍﹍﹍﹍﹍﹍﹍﹍﹍﹍﹍﹍﹍﹍﹍﹍

我要歪~我要歪~

q10.png

嗯,為毛最近身子總是不爽?

q08.png

嗯,愛睏、精神差,連蘭姆都拋棄我了!腫麼辦!?

q05.png

噢,喇叭~~我想吐~~喇叭~~~

q09.png

噢,最近真是見鬼!

q11.png

兩傻很疑惑:好端端的為毛想吐?

q07.png

噢,又來了又來了,我是真的很想吐嗷~!

q06.png

噢真的要吐出來要吐出來了~~快點去叫喇叭過來讓我吐~~~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Unrestrained

寒 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羽兒
  • 我突然好希望小曼和小麻雀說:你懷孕了,,,,,(腦洞開太大,,,,,
  • 其實,他等於已經這麼說了(掯

    寒 冰 於 2014/04/04 19:4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