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鬼奇航 加勒比海盜同人文 

  那是加勒比海中不稀罕的晴空萬里的一日,處在海天一色的洋面中的珍珠號耀眼的彷彿躺在寶藍綢緞中的一顆黑鑽。海風令人舒暢的徐徐的吹,不強勁但恆定,是很適宜揚帆的一天,但與其說珍珠號是在穩穩的航行,不如說她是漫無目標的在海面上閒晃。

  黑珍珠號的風帆保持在最低限度的人手所能掌控好的升帆狀態,因而輪值的水手中還有部份人落得清閒,這其中包括了大副一併帶上船的兩個伙計,現在正席地坐在傑克面前,津津有味的聽著什麼,還不時咧咧嘴傳來幾聲猥褻的壞笑。

  巴博薩納悶的掃了幾眼輕鬆到散漫的船員,然後往帶頭打混的船長走去。

 

  「居然什麼事也沒幹……」

  他疑惑的走近那三人時,只聽見傑克說了這句話,隨後便察覺的轉過頭對向他。

  兩個傢伙跟著轉頭一看,見到大副時他們令人討厭的笑聲莫名的大了些,那個高瘦的船員甚至舉起他髒髒的手,指向他,傻傻的咧嘴大笑說:「蠢蛋!」

  矮胖的船員跟著哈哈大笑幾聲,見到大副難看的臉色才慢半拍的醒覺到什麼,回過神的表情是驚慌無比。

  平特惱羞成怒的重拍了隔壁的人的肩膀,吼著:「你才是蠢蛋!」

  瑞杰蒂被他嚇了一大跳,身體震了一下,眼睛睜得大大的,一臉不明所以又委屈的看著身邊的伙計,見到對方表情有異的向他使眼色,才納悶的轉過頭再看向巴博薩。

  這一看瑞杰蒂總算是大大的嚇到了,驚覺到自己幹了什麼好事,慌張的抖著身子跟著平特像是被操縱線拉直的木偶般急忙站起來,又哆哆嗦嗦的帶著可憐兮兮的表情跟討好的僵硬的笑容望著大副。

  巴博薩只管睨眼瞧著他們,張著的嘴無語到想罵都罵不出來,他實在有些後悔怎麼會帶上這兩個腦袋裡都不知道裝什麼的傢伙。

  「赫克特,」傑克這時逕自插進他們之間,打破了這個僵局。他晃了晃手,將那兩個船員打發掉,「別管他們。我知道,你是來找我的。」

  巴博薩瞥著兩個又滾又跌的跑了開去,不一會兒就消失在視線裡的傢伙們,又看向一臉訕笑著的,有些尷尬的傑克,思索這傢伙到底又在玩什麼把戲。

  「我們的航向,船長?」巴博薩從乾澀的喉嚨裡擠出這句沙啞的疑問,一個大副實在沒有必要問這樣的問題,前提是他們有一個明確的航線的話。

  「阿,航向,」傑克低下頭,從他的皮帶上解下一件東西的繫繩,然後拉起大副的手,在他的手心放上一個四方的黑色削角的小盒子,並翻開盒蓋,「你可以用它來找到離我們最近的商船或者是什麼寶藏。因為,我發現我好像用不準它了。」傑克笑笑的望著大副,眼底有些淘氣的躍動,他黑色帶棕的髮絲被狂亂的海風捲起,幾乎要刮到巴博薩的臉。

  巴博薩想,傑克的頭髮已經長得太長了,從最初印象的亂毛叢生的雜草頭變得長髮披肩——這個詞也許不應該用在一個人男人身上,但用來形容傑克似乎也談不上突兀,再逐漸變化成摻雜髮辮與各種小掛飾的少女一樣的花俏。

  他有時真的很好奇傑克打理與裝扮自己的方式,有天早晨,再看到傑克時,他的髮叢間就多了些條狀的辮子。

  一般而言,那種拉斯塔法裡式髮辮不需要編製,只是讓頭髮自然生長又長期疏於清洗與整理,最後彼此纏結在一起,就成了那副德性。但傑克反其道而行,雖然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怎麼弄的,也許只是把打結的髮絲再亂捲一通。

  傑克當時聲稱,他看上了那種辮子可以防止頭髮亂飛的效果。並且拒絕剪掉長髮的船長對此相當滿意,逢人就炫耀他那風再大也不怕颳亂的頭髮。

  巴博薩還留意到,傑克略長的瀏海掩在紅磚色的印花頭巾下,布料在右後腦交纏過剩餘的部份幾乎要垂到他腰間,但材質是很輕很薄的透光絲織,因而多餘的長度不贅添重量,總是隨著傑克的步履和海風晃動飛揚,這讓他看起來多了分飄逸灑脫。

  紅磚色醒目但不過份鮮明,也不過份深沈,恰到好處的溫和的紅,在日照下染上陽光的溫度與色澤,溫厚的紅色被擷取了一點,鮮黃的暖光趁虛而入,滲進生動的活躍,為傑克身著完整裝束的淡黑背影洩下一抹明媚。

  巴博薩饒有趣味的想,那頭巾應該是女人的東西,但不得不承認,那非常的適合他。

  他手中那個像小盒子的東西是傑克幾乎不離身的羅盤,他兀自盯著那大紅的,有雕花圖形裝飾的指針,又好奇又希冀的盼望這跟它的主人一樣漂亮的玩意可以有多大的作用。

  結果是,那小巧的東西只是讓人視線要打結一樣的追著到處晃的傑克滿方位的亂轉,害得他一時氣憤的差點沒把它扔到海裡。

  但是如果這個羅盤之前是能指引方向的,為什麼這時在兩人手裡全都失靈了?

  巴博薩順著指針的方位望向處在艉艛上的欄杆邊的船長,那傢伙剛才的表情就像有什麼鬼點子的調皮蛋那樣,卻又難以否認他要命的生動與活潑。似乎不論何時,傑克都像一團躍動的火苗般隱隱勾人,這個想法將大副的喉嚨燒得更加乾涸難耐,他再望了傑克一眼,暗自決定想改變些什麼。

  正思忖著,羅盤針指著西南偏西的方向靜止不動。

﹍﹍﹍﹍﹍﹍﹍﹍﹍﹍﹍﹍﹍﹍﹍﹍﹍﹍﹍﹍﹍﹍﹍﹍﹍﹍﹍﹍﹍﹍﹍﹍﹍﹍﹍﹍﹍﹍

關於麻雀的頭巾顏色,一開始我也想說就紅色嘛~可是哪種紅呢……?寫手告訴我們,寫文要具體不能概括!我看著一張張麻雀的劇照實在是大傷腦筋,因為每一張拍起來的顏色都不一樣阿!(翻桌)
後來,我的腦中冒出一個顏色,鐵鏽紅
但是後來又覺得不太對,因此我就很認真的去比對各個紅色(炸)在古代,大顏色就那麼幾個,不像現代只要給得出色碼就可以弄出成千上萬的顏色……所以一定是叫的出名字的顏色。
真正的鐵鏽紅的顏色其實比較偏黃,顧名思義,就是像鐵生鏽的顏色嘛。而麻雀的頭巾,雖說顏色也是比較暗一點,但黃色的部份不多,比較是偏向棕色一點,屬於比較溫和深沈一點的紅。在劇中因各種光源(EX燭火or自然光。在陽光下倒是真的像鐵鏽紅XD)因素其實也不好說到底是哪一種紅…ORZ,且合理的推斷因使用時間會有一定程度的褪色……

(絲質褪色挺快的,又不耐光照……2跟3的顏色也都沒有1這麼鮮艷了。應該是絲質沒錯,跟他們的旗幟同個材質,符合輕薄透光織紋又細的就只有這個材質了。)

420_1poc__1_gg_ky02_292

可基於這一點,頭巾的顏色在比較新時是挺深挺濃的,這一點是可以確定的,可能是Auburn(紅褐色)、Dark red(暗紅)、Tuscan red(鐵紅),但應該還沒有到酒紅那麼深……而麻雀的定裝照是最近似於Fire brick(紅磚色)。

02

01

兩張質量很囧的截圖。我只是要證明那個頭巾有這麼長XD。2跟3就沒有這麼長。

pirates1-disneyscreencaps.com-7481

125516989

飄逸有沒有~加1的小麻雀真的好漂亮///////

個人認為,麻雀應該蠻喜歡紅色的(笑)至少是不討厭。

節錄自百科的資料:

喜歡紅色的人
魯莽、熱情、富有正義感。他們健談,說起話來經常手舞足蹈。他們富有魅力,也有任性的一面,有時會很無禮。

溝通特點:說話少經大腦思考,脫口而出。對於嚴肅和敏感的事情也會開玩笑。炫耀自己,奪人話題。注意力分散,不能專注傾聽,插話。吹牛不打草稿,疏於兌現承諾。忘記別人說過什麼,自己講過的話也經常重複。口無遮攔,不保守秘密。不可靠,光說不練。誇大吹噓自己的成功。

這根本就是在說麻雀有沒有XDDD

感謝閱讀: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寒 冰 的頭像
寒 冰

Unrestrained

寒 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