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鬼奇航 加勒比海盜同人文 

  巴博薩沒有料到他們的第一次掠奪會來的這麼快。幾個小時後的接近黎明的凌晨,天還是暗的,他被船員們跑在甲板上工作的聲響吵醒後出現在露天甲板上。

  視線所及的景色都像蒙在深藍色的薄幕中似的,雖不像在黑夜中那樣吃力,但也不能像白天那樣看得很清楚。狂亂的海風將曙光前的低溫吹拂的如深冬一般的冷,但這些都不影響珍珠號的船長的高昂興致。

  「快點!快點!把帆都升起來!該死的,你們這群吃喝拉撒的惡狗,看到那個白點點沒有?二小時之內我們一定可以追上他們!」傑克大步穿梭在主甲板上,一邊催促。

  巴博薩望著傑克在水手們被幽暗的夜色染成淡靛色的衣料之中雀躍的東搖西晃,他穿著黑色軟呢混紡亞麻的外衣的身影幾乎溶入在珍珠號深黑的塗料上。說實話,傑克不高又瘦俏的身形讓他在一群兇惡的傢伙中顯得很幼嫩,但他表現的毫不在意,把自己看作稱職的船長。有藉於昨日完美的逃脫戲碼,縱使語調中有太多的張揚與熱絡,但緊要關頭,傑克還是樹立了一位船長的尊嚴與驕傲。

   「把帆腳索綁緊了!伙伴們!這個風勢可以讓她的速度至少上十五節。」傑克繼續喊著,從主甲板的另一端繞回來,他的目光無意識的從忙碌的船員身上移開後發現了他的大副。

   「噢,伙計!」傑克興高采烈的奔到他面前,「我正想去叫醒你,那兒有一艘商船,」他看著對方,雙手往船艏的方向晃了晃,「我猜她定是往伊斯帕尼奥拉*去的,你覺得我們能在貨艙裡看到什麼?金子?銀塊?香料?也許會是夠我們喝好一陣子的蘭姆?」

   「我想你現在別問這個問題。」巴博薩說著,目光向他身後瞟去。

   傑克愣愣的回過頭,看到某個景象驚的怪叫一聲:「喂,住手!」他急忙奔到一個水手面前,「你在幹什麼?是誰准你尿在這裡的?」

   「這裡不能尿嗎?」正對著桅杆撒尿的水手納悶的說。

   「當然不能!誰告訴你可以尿的?」

   「也沒有人說不可以阿。」

   「你……」傑克一時語塞,眼角瞥到大副吩咐兩個一高瘦一矮胖的船員提水過來清理,也顧不得那個亂撒尿的水手了,低低咕噥一聲便親自跪下去仔細的把那灘液體擦拭乾淨,又用海水沖了幾便才總算滿意的把木桶扔到一邊。這艘船他可是很寶貝,說是跟命一樣重要的東西也不為過。

   「全員聽好了!」傑克大喊,「下次誰再尿在船上……」他還沒說完就有些船員忍不住笑了起來。傑克抽抽嘴角,翻了兩個無語的白眼,「下次誰再尿在船上,你們所有人都負責舔乾淨!一滴不剩的!懂嗎?」一聽會有這樣的懲罰,發笑的船員這才禁聲的答應。

   「還呆什麼呆?回去工作!」巴博薩喝斥一聲。船員馬上就聽命的回到崗位。

  傑克轉頭看了身邊的大副一眼,滿意的笑了笑,帶著一種讚許跟信賴。

  黑珍珠號上的船員還很新,船本身也是嶄新的,這個新世界的西印度群島將會是他們取之不盡的寶庫。黑珍珠號是加勒比海上最快的船!連三桅快速戰艦都遠遠比不上她。傑克自豪的想。也許他還需要一段時間取得船員們完全的信任與遵從,但不用太久,他們的第一個真正的勝利就近在眼前。

 

  黎明前的寒冷短暫得彷彿夜間靜靜綻放的曇花,消縱即逝。陽光突破天際,帶來光明與熱度,深藍色的薄幕就像被突然揭開一般,明亮的光線在珍珠號的風帆和船體上投射出一層炫目的銀光,她漆黑的船艏利刃般斬開幽藍色的海面,激起的浪花被映襯的如極冰般的雪亮耀眼。

  在陽光明媚的晴空下,巴博薩望著傑克朝氣的像桅頂的海盜旗幟一樣隨風飄揚的紅頭巾,波光瀲灩的光影交錯中,時空似乎有些恍惚的錯置。

  思緒悠悠回溯到十幾年前,一樣的大副身份,在蒂格船長統領的船上。那時傑克.斯派洛不過是個乳臭未乾的黃毛小子,雖然他不認為那個小伙子現在有長進多少。

  他當時沒有怎麼留意那個瘦小的像只猴子一樣的男孩,那時他的船長的兒子,混在一堆雜七雜八的惡棍中,單薄的身影有些哆嗦,卻仍是固執又頑強的嚷嚷著他已經受夠了海盜什麼的。有那麼幾次,在躲開了他的父親的潮濕陰暗的船艙裡,幾個氣不過的船員將他又踢又踹的狠狠教訓了一頓。巴博薩知道蒂格船長一定不被蒙在鼓裡,卻選擇睜隻眼閉隻眼。彷彿理所當然的,他也沒對那個自討苦吃的蠢東西投去任何同情抑或不忍的目光。

  突然有很長的一段時間,那個孩子在他的記憶裡失去了蹤跡,依稀記得是在一次遭受海軍的襲擊之後。那之後,男孩究竟是怎麼了?去了哪裡?他一無所知。蒂格船長對此隻字不提,一如以往的神秘莫測,他也沒有心思去想,他當時認為那孩子多半是死在那次的戰亂中了。

  多年之後,他再一次在龜島,這個由西班牙語命名的縱慾國度裡見到傑克時,他免不了的驚訝於那青年朝他微笑時嘴裡露出的三顆閃亮的金牙。那個年輕人站在一堆爛醉著虛擲光陰的喧鬧雜碎跟淫蕩的妓女中還有那麼一點突兀,他不由得帶著錯愕的神情上下打量起他,他明瞭傑克身上已經散發著跟他一樣的,不羈與放縱的海盜氣息,唯一不變的似乎是那雙清亮的如加勒比的海水般乾淨的眼睛。

  那個從前總是憤恨著自己的出身的男孩現在卻穿著一身船長的裝束站在他眼前,就如同那青年的父親當年站在他身前一樣。

  「拉開左舷砲窗!把大砲推出來,但是不用裝彈藥。」傑克下令著,似乎接收到他微微困惑的視線,隨即回過頭朝他說:「商船船員會怕死,不像那些該死的軍人。我們只要嚇唬他們,為了活命他們能交出任何除了性命以外的東西,明白嗎?」

  傑克清澈的大眼睛閃動的把握十足,而珍珠號沒有愧於她的船長的期望,已如軍艦鳥*般迅猛的衝向目標。他們此時用肉眼就能清楚的看到商船上的船員就如同被盯上的獵物般嚇得驚慌失措,然而黑色旗幟中森白的骷髏仍然在風中狂笑著急速逼近。

  「好了!夥伴們,跟我來!」單腳踏上登船板的傑克,手裡舉著他的武器昂首喊著。

  巴博薩望著傑克狂亂飛揚的髮絲和衣擺,他手中揚起的彎刀在日照反射下像把光刃。

  那瞬間他有些驚訝,驚訝那個年輕人此時興奮笑著的高昂姿態,讓他像一個真正的,在軍隊中惡名遠播的海盜。

  時光走過終究會留下痕跡,巴博薩醒覺到這也是很自然的,傑克畢竟是蒂格船長的兒子,而且是在這片西印度群島的海域中新成長起來的海盜王。

  閃著寒光的武器只是用作威嚇,沒有噴濺的鮮血;沒有四散的煙硝,彷彿他們所洗劫的船就是專門來供給珍珠號似的,整個掠奪過程乾淨俐落的如蜻蜓點過水面般,只是輕輕的一瞬間。

  就算是蒂格船長也不曾做到這一點——除了遇上那些認得他的座艦的受害者們。

  巴博薩發覺他忍不住帶著探究的神情去打量那個總是一副沒心沒肺的青年,猜測他可能的過往導致今日的轉變;思忖在他自信飛揚的笑容背後埋藏的是怎樣的另一段人生。

﹍﹍﹍﹍﹍﹍﹍﹍﹍﹍﹍﹍﹍﹍﹍﹍﹍﹍﹍﹍﹍﹍﹍﹍﹍﹍﹍﹍﹍﹍﹍﹍﹍﹍﹍﹍﹍﹍

伊斯帕尼奥拉(Hispaniola)也譯做西班牙島。當年哥倫布踏足此地時就是以西班牙的國名為此命名,現今一般稱為海地(Haiti)島。

isla_tortuga

 龜島(Tortuga)就是海地島北方附近並屬於海地的一個小島。Tortuga許多翻譯音譯為托爾圖加等,但是在西班牙語中,就是指烏龜的意思。哥倫布發現這個島時,在日出的薄霧中,這個島的形狀像龜殼的輪廓般顯現出來,所以命名為龜島。

2011062800000222011062800251_2[1]

▲ 特別提一下軍艦鳥,白斑軍艦鳥非常帥氣名字也帥氣,為什麼牠們會有這麼威的名字呢?這要從牠們的生活習性談起。(節錄自北方網的文章

3892902419_741a7eafbf_z

軍艦鳥有對長而尖的翅膀,極善飛翔。當牠兩翼展開時,兩個翼尖間的距離可達2.3米。

白天,軍艦鳥幾乎總是在空中翱翔的。牠們能在高空翻轉盤旋,也能飛速地直線俯衝,高超的飛行本領著實令人驚嘆。軍艦鳥正是憑藉這身絕技,在空中襲擊那些叼著魚的其他海鳥。

Galapagos-Islands-Frigate-Bird

牠們常兇猛地衝向目標,使被攻擊者嚇得驚慌失措,丟下口中的魚倉惶而逃。這時,軍艦鳥馬上急而下,凌空叼住正在下落的魚,並馬上吞吃下去。

3380775481_dec8b40968

由於這種海鳥的掠奪習性,早期的博物學家就給起名為Frigatebird。(那為什麼不是叫Piratebird?)這裡,Frigate是中世紀時海盜們(其實是指私掠者們)使用的一種架有大砲的帆船(而且有划槳,稱為Galleass(一般稱為槳船),這就是Galleon型船的原始前身,大家就不難想見為什麼小黑是配有船槳的吧(笑))。

那,感謝閱讀: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寒 冰 的頭像
寒 冰

Unrestrained

寒 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強尼
  • 對了!
    有這黑珍珠號
    是代表神鬼奇航還有要出續集嗎?
  • 這神馬意思…?
    出續集跟小黑有何干?

    寒 冰 於 2013/02/07 14:37 回覆

  • 強尼
  • 不是新戲中可以用到的船嗎?
    之前電影中不是只有鬼盜船,幽冥飛船?
  • 就是原本的阿…
    Black Pearl跟Flying Dutchman阿…
    灣娘的坑爹翻譯要不是幫衝票房,我連看也不屑看!

    寒 冰 於 2013/02/07 21:43 回覆

  • 強尼
  • 同一艘 0.0
    原來是翻譯的問題 (驚
    哈哈 sorry sorry 我學到一課了
  • 當然是同一艘阿阿!!!
    人家小黑可是加海的第一女主呢,
    不過在這篇文大概要打醬油了~

    寒 冰 於 2013/02/07 21:5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