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晨他再度進門時看見傑克正凝望窗外,在晃朗穿透玻璃窗的蒼白光線下,他的身影透明得彷彿會隨日光蒸散的薄霧般。

  巴博薩沒有意識到他腳步的停滯,好似他無意間撞見了一個不容侵犯的光明之地。房裡近乎陰暗,僅有未被布幔遮擋的一角有束光絲線般虛渺罩下,彷若神祇的巧心布局般專注無瑕的灑在那青年身上。而他突兀的愣在原地,像不願成為那幅神聖靜畫的破滅者,而又貪婪的拒絕錯失這罕貴的窺探。

寒 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