傑克負氣下樓奔往門口,他沒有預想目的地,也許只是想暫時離開這裡,離開他,留些空間與時間讓自己冷靜清醒。石板地面在他腳下嘶喊作響,這時他發覺幽暗的過道裡有火光閃動,尋覓著光源發現廚房亮著燈火,像在黑夜海面上瞥見的那抹指引方向的暖光。空氣中飄散著馥郁香氣,情景就跟他平時起床一樣,好似什麼也沒有發生,一如以往。

  傑克猶豫地望向緊閉的房舍大門又看看透著亮光的那間房。夜色眷戀著霧氣令窗外景物朦朧難辨,他恍然想起曾經有個夢境也出現了這樣的濃霧,想起自己將預兆的險境置之不理才釀造出意外,終究淡淡嘆了口氣,伸手把睡袍的領口拉攏些,將衣帶重新繫好,放棄奔逃的念頭。他出房門時太倉促,連衣物都沒來得及更換,此時已經覺得冷,想像著當清晨低溫挾著冰冷水霧細針般絲絲滲進肌理會多麼刺骨便忍不住打顫。

寒 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