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肉體交付給船隻乘載,將性命懸在自由與亡命的海平線上。放蕩的代價是隨時可能在疾病或意外中喪生,或在爛醉中溺死在自己的嘔吐物裡。一樁發生在深夜中的落海事件像浪花的泡沫般無聲出現,又被悄然遺忘,大多數人確實認為只不過是尋常意外;然而現在,他友好的伙計正向一個海軍傾到他所有的苦水與疑問。

  勞倫斯定定的注視傾訴者,感激好運的神祇向他敞開的大門,邊打量對方垂向下的眼睛、頭巾下的散亂黑髮,稱職的扮演好他目前的角色。現在這一海盜與海軍和平共處一桌的景象怪異得令人恍若夢境。但他不是一個完全的傾聽者,從他利誘那海盜開始便擺明了這是一場小小的買賣,讓海盜主動放棄原先立場,自願吐露出他想要的訊息。這不過是筆好交易。

寒 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