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608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在那同一個夜晚,巴博薩踏上通往第二樓層的他們寢室的階梯,那個間室在這一日即將被遺棄的時間點上依然燈火通明,他同時留意到有比平時更熾盛一些的火光,滿滿躍出敞開的房門在走道和階梯上駔足,他的影子在身後拖曳成一個巨大的,像另有意識的漆黑人形。

  他緩慢步行上去,像要窺探祕密般不發出足以讓人察覺的聲響。

寒 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猜都不用猜,現在能讓你傷神也只有傑克了,從昨天你就不太對勁。」曼弗雷德把他領到書房,向他比了比書桌前的另一張扶手椅。巴博薩輕輕點頭,但沒有移動,他忍不住環顧起四周:擺滿各種醫書與藥品的玻璃櫥窗櫃、筆座上的一根金鵰羽毛筆、在光線下反射著柔和色澤的書桌;這個空間的氛圍幾乎與珍珠號上的醫務室如出一轍,一時間又讓他恍惚的好似陷在錯置的時空裡,他下意識抬起頭,看見挑高的天花板下鋪著的深褐色鑲板,他當然不會看見在船上的醫務室中仰賴光明的天窗,這個書房的光源來自另一側的大片開窗,窗外是宅底的後院,醫生的另一片小天地,香草植物的淡香隨著蕭瑟冷風擠進窗縫安歇進室內。

  寬大的桌上散落著幾張人體素描,最上面的、也端正擺在座位前的一張還未繪製完成,顯然那些都出自這個書房的主人;但好像不是普通的圖像。

寒 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被冷風攫下的葉片發出細微的呻吟,失重跌落到同伴的屍體上。巴博薩在窗前佇立的遺忘了當下,彷彿他是永恆的時間守護者。直到傑克像隻敏感於周遭環境的鼠輩那樣躡手躡腳的湊近他身後。他著實被那傢伙突然冒出的腦袋嚇了一跳,後者同樣被他的反應驚得微微一縮。

  「赫克特……」傑克捧著顆蘋果,好似因為他怪異的獨處行徑費解又擔憂的眨眨眼,那雙眼睛在明亮的光線下泛著輕透的紅棕色:「別擔心,伙計,在英格蘭南部,冬天你也看得到那種『老鼠』。」

寒 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