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603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秋天的氣息吹走了翠綠的世界,陽光的色澤凝聚在落葉性喬木的葉片中,然後一片片落下,夏季存留的最後一點溫度也將隨著落葉歸於塵土而消散怠盡。

  在曼弗雷德的私人住宅度過幾天,若天氣晴朗穩定,他們會選擇在戶外待上大半天,享受深秋前還略有暖意的日光。就在剛剛,他才把衣著稍嫌單薄的青年給硬裹上一件羊毛外衣,釦子還未扣上,便掙脫他迫不及待的往門口跑去。

寒 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餘下的午後時光他們哪兒也沒去,甚至沒有離開那張溫暖的床舖。巴博薩將掌根靠在傑克頭上,幾根手指漫不經心的在傑克頭頂的髮旋上撫摸寵物一樣的來回撥弄,有幾根細細的髮絲纏上他的手指。再往下方觸探,能摸到一條繩狀般的僵硬突起。他順手撩開傑克的一縷縷髮叢,仔細觀察那道傷疤,那原本是不斷冒著鮮血的可憎傷口,暴風雨中的一場意外造成了它。為了便於照護,曼弗雷德精細的沿著周遭削掉了些許髮絲,而現下疤痕組織已持續增生,就如那重新生長的柔細毛髮般。若過程順利,最終它將歸於毫無存在感的平和。

  他沒問傑克這不痛了對吧。傑克枕在他腿上,他能感覺到他平緩的呼吸,除此之外毫無動靜,也許已經睡著了。怕吵醒他,似乎也更怕驚擾這如湖面般平穩無波的寧靜,只是動作輕柔的持續撫摸著,像要把戀人的全部模樣牢牢印在他指尖的觸覺裡。

寒 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