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507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乘上馬車,離開喧擾的街道,駛入郊區綠蔭青蔥的鄉間小徑。曼弗雷德有棟供他偶爾落腳的住宅,雖然他本人淡淡的聲稱只是間小房舍,但對於傑克跟巴博薩這類長年遊蕩於洋面,上岸只會追尋酒館或妓院,早已把船只當成住所的人來說,一個建構在堅實地上的私有財產,是完全沒有概念要獲取的東西,著實不可多得,即使只是間簡陋的小倉庫,對他們來說也絕對足夠了;況且那間「小房舍」是個保守估計有七、八個間室的雙層建築,有高高的石牆圍起的庭院。從馬車的窗戶望過去,一棵冠幅遮蓋部份房舍的橡樹,健朗的伸展著枝葉立在屋側。馬蹄聲最終靜止在黑色的鐵藝大門前。

  那棟雅緻的草木蔟擁的房舍首次完整的落入兩個驚嘆的海盜眼中。靜謐又隱密得令人安心,是巴博薩對這個暫時居所的第一印象,他笑得溫情的把仍呆呆的望著眼前景物,若有所思的傑克給牽下馬車。

寒 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728年初秋,英格蘭倫敦,半世紀前的惡火肆虐之城。

  就像所有失火的船隻一樣,從船體本身到藏匿其中的惱人生物全無一倖免,街坊中的老舊建築和失控的鼠疫在此消失怠盡,如傳說中自焚後重生的菲尼克斯幼鶵般,這個城市在灰燼中以更穩固的堅石攀向高峰。

寒 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