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博薩舀了一勺還冒著氤氳熱氣的燉湯去餵他的小戀人。那個青年就如同一般養傷的病人那樣待在床上,聽話的、安分的將上身靠在墊高的枕頭前,只有揪住薄被的雙手透露出他有些許的不自在。安靜的模樣看起來就像個好孩子般乖巧、順從——如果他不這麼表情怪異的向床邊的大副使眼色的話。

  巴博薩疑惑的愣了愣,直到他留意到臉上的皮膚幾乎被升騰而上的薄霧蒸出細汗,終於困窘的將注意力放回湯勺上,彆扭的、盡量輕輕的吹去多餘的熱度。眼角的餘光捕捉到床上的傑克自以為神、鬼不覺的,悄悄挪遠了身體,緊張的盯著眼前人動作的樣子與其說傑克是害怕吃那神秘的玩意兒,倒不如說是提防著他的大副萬一不小心用力過猛,把湯汁吹到他臉上比較恰當。

寒 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